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 > 中国历史 > 正文

改写世界历史永利皇宫官网: 辽朝窦宪破北匈奴

时间:2019-10-05 01:30来源:中国历史
唐朝窦皇后 汉窦宪攻稽洛山北匈奴之战发生于汉和帝永元元年六月,止于永元三年二月。汉军统帅窦宪统率汉与南匈奴联军,经3个阶段作战,终于彻底打败了北匈奴。 汉窦宪攻稽洛山

唐朝窦皇后

汉窦宪攻稽洛山北匈奴之战发生于汉和帝永元元年六月,止于永元三年二月。汉军统帅窦宪统率汉与南匈奴联军,经3个阶段作战,终于彻底打败了北匈奴。

汉窦宪攻稽洛山北匈奴之战发生于汉和帝永元元年六月,止于永元三年二月。汉军统帅窦宪统率汉与南匈奴联军,经3个阶段作战,终于彻底打败了北匈奴。

窦宪,字伯度,扶风平陵人。东汉权臣,名将,窦融曾孙,章德皇后兄。章帝建初二年,以外戚拜为郎,迁侍中,不久又升为虎贲中郎将,日益受到宠任。和帝即位,太后临朝,窦宪在内掌握机密,对外宣布诏命;其弟笃、景、并居要职。永元元年,窦宪遣客刺杀太后幸臣,得罪,被囚于宫内;因害怕被杀,自求击北匈奴以赎死。适逢南匈奴单于请兵北伐,乃拜窦宪为车骑将军,以执金吾耿秉为副,各领四千骑,合南匈奴、乌桓、羌胡兵三万馀出征。窦宪遣精骑万余大破北匈奴于稽落山,北单于逃走。窦宪追击诸部,出塞三千里,登燕然山,刻石纪功,命中护军班固作铭。回师以后,拜宪为大将军,位次太傅,在三公上。二年,窦宪出屯凉州。三年,窦宪又遣左校尉耿夔等出居延塞,大败北匈奴于金微山。北单于奔逃,下落不明。北匈奴从此破散。窦宪既破匈奴,威权震朝廷,和帝恐其功高盖主,与中常侍郑众定计予以惩治。四年,窦宪还朝,帝勒兵没收其大将军印绶,改封为冠军侯,命令他到封邑去,等他到达以后,迫令自杀。

窦宪简介

窦宪攻北匈奴之战的起因

窦宪,字伯度,扶风平陵人。东汉权臣,名将,窦融曾孙,章德皇后兄。章帝建初二年,以外戚拜为郎,迁侍中,不久又升为虎贲中郎将,日益受到宠任。和帝即位,太后临朝,窦宪在内掌握机密,对外宣布诏命;其弟笃、景、并居要职。永元元年,窦宪遣客刺杀太后幸臣,得罪,被囚于宫内;因害怕被杀,自求击北匈奴以赎死。适逢南匈奴单于请兵北伐,乃拜窦宪为车骑将军,以执金吾耿秉为副,各领四千骑,合南匈奴、乌桓、羌胡兵三万馀出征。窦宪遣精骑万余大破北匈奴于稽落山,北单于逃走。窦宪追击诸部,出塞三千里,登燕然山,刻石纪功,命中护军班固作铭。回师以后,拜宪为大将军,位次太傅,在三公上。二年,窦宪出屯凉州。三年,窦宪又遣左校尉耿夔等出居延塞,大败北匈奴于金微山。北单于奔逃,下落不明。北匈奴从此破散。窦宪既破匈奴,威权震朝廷,和帝恐其功高盖主,与中常侍郑众定计予以惩治。四年,窦宪还朝,帝勒兵没收其大将军印绶,改封为冠军侯,命令他到封邑去,等他到达以后,迫令自杀。

汉章帝于章和二年二月病故,由太子刘肇即位,称汉和帝。和帝只有10岁,便由其母窦皇太后执政。窦太后精明干练,东汉政权至汉和帝时虽已开始呈现退坡迹象,但窦太后为首的东汉统治集团,仍有乘光武中兴以来的余威,恢复汉武帝时期强盛局面的雄心。此时,一些有利的外因条件也为东汉征匈奴提供了良好的战机。其一是班超在西域地区已节节取胜;其二是北匈奴统治集团内部发生了争立单于的斗争,内部四分五裂。南匈奴屯屠何单于,见北匈奴内部大乱,且连遭灾荒,遂想借机出兵并灭北单于,统一匈奴全境。于是,便上书请求汉朝也同时出兵协助。屯屠何单于同时建议:发南匈奴国中之精兵,以左谷蠡王师子、右呼衍日逐王须訾率骑兵1万出朔方;左贤王安国、右大且渠王交勒苏率骑兵1万出居延塞;屯屠何自率骑兵万余人屯五原、朔方塞以为拒守。并请求天子派轨金吾耿秉、度辽将军邓鸿及西河、云中、五原、朔方、上郡诸太守同时率军北进。请北地、安定太守率兵各屯守要塞,以防不测。屯屠何奏告汉朝说,其各部兵马将于九月调集河上,请天子准其所请。

窦宪攻北匈奴之战的起因

东汉王朝接到南匈奴屯屠何单于的奏章之后,窦太后便以单于之书令耿秉阅读。耿秉看罢进言说:“过去汉武帝统一天下,欲使匈奴臣服,可惜天不作美,未能如愿。宣帝时期,呼韩邪单于降服,边境安定,全国统一,吏民休养生息60余年。至王莽篡位,变更单于称号,引起动动,单于遂叛离汉朝。乌桓、鲜卑归顺汉朝后,威镇四夷,其效如此。现在天赐良机,北匈奴内部纷争;南匈奴主动请求倾国出动,征伐北虏,以夷制夷,国家之利,应予准奏”。耿秉并表示愿为国家效命。

汉章帝于章和二年二月病故,由太子刘肇即位,称汉和帝。和帝只有10岁,便由其母窦皇太后执政。窦太后精明干练,东汉政权至汉和帝时虽已开始呈现退坡迹象,但窦太后为首的东汉统治集团,仍有乘光武中兴以来的余威,恢复汉武帝时期强盛局面的雄心。此时,一些有利的外因条件也为东汉征匈奴提供了良好的战机。其一是班超在西域地区已节节取胜;其二是北匈奴统治集团内部发生了争立单于的斗争,内部四分五裂。南匈奴屯屠何单于,见北匈奴内部大乱,且连遭灾荒,遂想借机出兵并灭北单于,统一匈奴全境。于是,便上书请求汉朝也同时出兵协助。屯屠何单于同时建议:发南匈奴国中之精兵,以左谷蠡王师子、右呼衍日逐王须訾率骑兵1万出朔方;左贤王安国、右大且渠王交勒苏率骑兵1万出居延塞;屯屠何自率骑兵万余人屯五原、朔方塞以为拒守。并请求天子派轨金吾耿秉、度辽将军邓鸿及西河、云中、五原、朔方、上郡诸太守同时率军北进。请北地、安定太守率兵各屯守要塞,以防不测。屯屠何奏告汉朝说,其各部兵马将于九月调集河上,请天子准其所请。

窦太后赞同耿秉之议,但尚书宋意却反对耿秉的建议。认为夷狄反复无常,在其力量强时即侵凌弱者。自汉兴以来,国家数度征伐匈奴,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但自鲜卑归顺以后,斩获匈奴万数,夷虏相攻,汉坐享大功,且未费一兵一卒。如若听信南匈奴之策,让其吞并北匈奴,则鲜卑人必然受到限制。鲜卑外不能侵掠匈奴,内不能向汉朝请功,必然侵掠汉边境。

东汉王朝接到南匈奴屯屠何单于的奏章之后,窦太后便以单于之书令耿秉阅读。耿秉看罢进言说:"过去汉武帝统一天下,欲使匈奴臣服,可惜天不作美,未能如愿。宣帝时期,呼韩邪单于降服,边境安定,全国统一,吏民休养生息60余年。至王莽篡位,变更单于称号,引起动动,单于遂叛离汉朝。乌桓、鲜卑归顺汉朝后,威镇四夷,其效如此。现在天赐良机,北匈奴内部纷争;南匈奴主动请求倾国出动,征伐北虏,以夷制夷,国家之利,应予准奏"。耿秉并表示愿为国家效命。

窦太后经过抉择,决意按耿秉议,发兵进击北匈奴,但同时也采纳宋意之议,不使南北匈奴合并为一国,以利分而治之。东汉三公九卿得知太后决意进兵,一齐向太后进谏,力图阻止此次征战,被窦太后回绝,决心以窦宪为车骑将军,统率汉匈联军出征。

窦太后赞同耿秉之议,但尚书宋意却反对耿秉的建议。认为夷狄反复无常,在其力量强时即侵凌弱者。自汉兴以来,国家数度征伐匈奴,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但自鲜卑归顺以后,斩获匈奴万数,夷虏相攻,汉坐享大功,且未费一兵一卒。如若听信南匈奴之策,让其吞并北匈奴,则鲜卑人必然受到限制。鲜卑外不能侵掠匈奴,内不能向汉朝请功,必然侵掠汉边境。

东汉作战策划

窦太后经过抉择,决意按耿秉议,发兵进击北匈奴,但同时也采纳宋意之议,不使南北匈奴合并为一国,以利分而治之。东汉三公九卿得知太后决意进兵,一齐向太后进谏,力图阻止此次征战,被窦太后回绝,决心以窦宪为车骑将军,统率汉匈联军出征。

汉军第二次征匈奴战役,从部队的编成到作战目标,都进行了详尽的策划和周密准备。汉军决定发北军五校之军:步兵、长水、射声、屯骑、越骑,出动黎阳营、雍营之军;调发缘边12郡的精骑(云中、定襄、雁门、代郡、朔方、五原、上郡、西河、安定、北地、渔阳、上谷郡);选拔边境郡县的鲜卑、乌桓等羌胡骑兵;此外还有南匈奴之精锐骑兵。东汉将这些骑兵编组为三路大军,分别向北匈奴进军,约期会师于涿邪山(阿尔泰山东脉及约今蒙古戈壁阿尔泰山西部地区),以期歼灭北单于之军。

东汉作战策划

汉军第二次征匈奴战役,从部队的编成到作战目标,都进行了详尽的策划和周密准备。汉军决定发北军五校之军:步兵、长水、射声、屯骑、越骑,出动黎阳营、雍营之军;调发缘边12郡的精骑(云中、定襄、雁门、代郡、朔方、五原、上郡、西河、安定、北地、渔阳、上谷郡);选拔边境郡县的鲜卑、乌桓等羌胡骑兵;此外还有南匈奴之精锐骑兵。东汉将这些骑兵编组为三路大军,分别向北匈奴进军,约期会师于涿邪山(阿尔泰山东脉及约今蒙古戈壁阿尔泰山西部地区),以期歼灭北单于之军。

第1阶段作战

汉和帝永元元年六月,汉军统帅车骑将军窦宪开始率三路大军出发。窦宪与执金吾耿秉各率精骑4000,会同南匈奴左谷蠡王师子的1万骑兵,共1.8万骑,由朔方郡的鸡鹿塞(今内蒙古杭锦后旗境)北进;南匈奴单于屯屠何,率匈奴万余骑兵出满夷谷;度辽将军邓鸿及缘边义从羌胡8000骑,会同南匈奴左贤王安国所率之1万骑兵出稠阳塞。三路大军向涿邪山进发。为保障主力的安全,窦宪派出副校尉阎盘、司马耿夔、耿谭率左谷蠡王师子和右呼衍王须訾等1万精骑为先锋。当汉军进至稽落山(今蒙古吉尔连察汁岭西北)地区时,与北单于统率的主力展开激战,大败北匈奴军。北匈奴军溃散,北单于遁走。汉军猛烈追杀,一直追至私渠比鞮海,斩杀匈奴名王以下1.3万人,获马牛羊等百万多头。温犊须、日逐、温吾、夫渠王柳鞮等81部率众归降者,前后达20多万人。窦宪、耿秉等登上燕然山,令中护军班固刻石作铭,记述汉军的威德和丰功。窦宪派出了军司马吴汛、梁讽,携带金帛去招降北单于,然后班师回朝。吴汛、梁讽在追赶单于的途中,又接受了1万多人的投降,进至西海才追及单于。吴汛等向北单于宣明汉朝的威德,赐单于以金帛等物,单于表示降服,愿意仿效呼韩邪单于,做汉的藩属,保国安民,于是,便随吴汛等率众东返。

第2作战阶段

北匈奴单于弟入侍后,汉以北单于未能亲自入朝,认为北单于不是真心诚服,窦宪遂准备第2次征讨北匈奴。汉和帝永元二年五月,窦宪派副校尉阎盘率2000骑兵进击屯驻于伊吾卢地区的北匈奴军,旋即将匈奴军击破,占领了伊吾卢地区,车师前后王均遣子入侍。

永元二年七月,窦宪率军出屯凉州,并以侍中邓叠为征西将军,做自己的副手。窦宪统辖陇西、汉阳、武都、金城、安定、北地、武威、张掖、敦煌、酒泉等郡兵马。

北单于见汉送回其弟右温禺鞮王,知道汉王朝责怪。于是便准备亲自入朝,并派出使者入塞通告。窦宪派班固、梁讽前往迎接。这时,南匈奴又上书请求出兵击灭北匈奴,接着便命左谷蠡王师子等率领左右两部8000骑兵出鸡鹿塞(今内蒙古杭锦后旗境)。南匈奴军出塞后,顺利进至涿邪山,留下辎重,轻兵疾进奔袭北单于庭。左部兵从北面越过西海(今蒙古杜尔格湖和哈腊湖以北),进至河云(今蒙古乌布苏诺尔省沃勒吉附近)地区;右部兵从匈奴河水以西,绕过天山,南渡甘微河。两军会合后。乘夜包围了北单于本部。北单于大惊,率精兵千余人与南匈奴军激战。北单于负伤落马,又慌忙爬上马去,仅率轻骑数10人而逃。南匈奴军缴获了北单于的玉玺、俘获阏氏及儿女5人,斩首8000人,俘虏数千人。这时,南匈奴已相当强盛,拥有人口3.4万户,共23万多人,胜兵5万多人。

www.402.com,永利皇宫官网,第3阶段作战

永元三年,大将军窦宪鉴于北匈奴遭南匈奴打击后,已极度衰弱,遂想彻底将北匈奴击灭。便于二月,派左校尉耿夔、司马任尚,率军出居延塞,将北单于部包围于金微山(即今阿尔泰山似在今新疆阿勒泰附近地区),大破北匈奴军,俘获北单于母,斩名王以下5000多人。北单于逃走,不知所向。耿夔等率军出塞5000多里而还,这是自汉代出兵以来,最远的一次进军。朝廷为表彰耿夔的功勋,封其为粟邑候。

北单于弟右谷蠡王于除鞬、骨都候以下数知人,驻于蒲类海地区,遣使者入塞。大将军窦宪上书,请立于除鞬为北单于。朝廷允诺,并于永元四年,命耿夔出使北匈奴授北单于玺绶,与南单于同等对待。至此。实现了窦太后既征服北匈奴,又与南匈奴分而治之的战略企图。

此战,汉军针对北匈奴飘忽不定、行动快速的特点,以远程奔袭、先围后歼、穷追不舍的作战方略取胜,使延续数百年的汉匈战争得以结束。

东汉征匈奴之战,历经汉明帝、和帝两代之奋战,终于于汉和帝永元三年,将北匈奴彻底击败,并于其后2年,灭亡了北匈奴。从而,使汉代北部边患由此暂时解除,中国北方地区遂被东汉王朝统一。东汉王朝这一战争壮举,为推动中国历史的进程起了不可磨灭的伟大历史作用。

东汉征匈奴战争的胜利,既依靠了统一战争正义性,又有其制胜的一些特定历史因素。基本有以下几点:

东汉国力的强盛经济实力的强弱是自古以来构成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东汉王朝自汉光武帝刘秀即位,至汉明帝永平十六年窦固第1次征匈奴之前,经历了四五十年的发展经济、休养生息阶段,一扫西汉末年衰微败破的动动局面。进入了一个国富兵强的兴盛时期。这就为战争准备了较为充足的人力物力条件,从而使战争的胜利有了可靠的物质基础。

东汉政略和战略的正确东汉时期,从窦固至窦宪两次征匈奴战役,都是以羌胡、鲜卑、乌桓、南匈奴与汉军组成联合部队,这一正确的战略决策,使汉军占有了明显的战略优势。它把汉朝先进的治军和作战思想以及先进的兵器,与羌胡骑兵的骡悍勇猛揉为一体,匈奴骑兵自然不是东汉军队的对手,这是东汉军队制胜匈奴最恰当的科学战略结构。然而,历代史学界有些人却把东汉征匈奴的胜利归结为"以夷制夷"的结果,这不能不是以封建的正统观念推导出来的皮毛之见。

匈奴统治集团的四分五裂,国力的日趋衰落,使其难以与强大的东汉中央政权相抗衡。一方面匈奴分裂为南北单于之后,南匈奴附汉,与汉族杂居,不断接受汉族先进政治与经济文化的影响,政治安定,六畜兴旺,吏民安居乐业。对北匈奴诸部日益产生着巨大的吸引力,使北匈奴一些部落不断分化出来,逃归南匈奴;另一方面,北匈奴不断发生单干争立事件,统治集团内部互相猜忌仇杀,难以形成对外作战的整体力量。再加之当时北匈奴连年受到旱蝗等自然灾害的影响,使北匈奴失去了起码的战争潜力。因而,北匈奴的国力江河日下,在东汉重兵集团的打击之下,便冰消瓦解。

东汉征匈奴的胜利还仰赖于一批能征惯战之将诸如窦固、窦宪、耿秉、耿夔、任尚等,颇具将帅才能。窦宪、耿秉在统率汉军征匈奴的第2次战役之第1阶段作战中,实际已将北匈奴基本扫平,斩匈奴名王以下1.3万人,获牲畜百万头,匈奴一些显贵王侯81部,共20万众降于东汉,北匈奴的彻底覆亡已是指日可待。第2阶段作战时,窦宪又使南匈奴军几乎将北单于一举歼灭。第3阶段作战,抓住战机,派出精骑,将北单于余部歼于金微山。窦宪等从汉和帝永元元年六月,至永元三年二月的19个月期间,连续3次进击北匈奴,以及中间穿插的的击灭伊吾卢地区北匈奴势力的作战,环环相扣,挥洒有序,充分体现了东汉诸将的统兵御众之能。据《后汉书middot;耿弁列传》记载耿秉的事迹说"秉博通书记,能说`司马兵法`尤好将帅之略","秉性勇壮而简易于事,军行常自被甲在前,休止不结营部,然远斥侯,明要誓,有警,军陈立成,士卒皆乐为死","匈奴闻秉卒,举国号哭。或至梨面流血"。

然而,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往往使杰出将帅难逃"声威震主"的厄运。窦宪终于在帝后权力之争中,被迫令自杀。耿秉虽早于窦党先亡,但也被贬入了窦氏党羽之列,撤除了他的封地。

史学家范晔,在论述窦宪之功勋与卫青、霍去病相比时,慨叹之余疾呼,窦宪仅率羌胡边杂之师.一举荡平匈奴,"列其功庸,兼茂于前多矣"。对不但不称颂他的功绩,反而遭迫令自杀的结局。愤愤不平,进而引用东方朔的话说:"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暗喻将相之才受重用还是遭遗弃截然不同的下场。这在客观上揭示了封建社会吞噬人才的弊端,包含着值得深思的哲理。

窦宪北击匈奴的意义

窦宪北击匈奴,在极北的燕然山上勒铭纪念,但他无法想象自己创造了怎样的历史:事实上,他引起了世界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民族大迁徙。北匈奴的远走在北方草原上造成了巨大的权力真空,不久东胡的鲜卑族便乘虚而入,成为草原的新主人,在鲜卑的压力下,南匈奴等胡族纷纷内迁汉朝境内,成为日后"五胡之乱"的远源。而北匈奴的西迁更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将西方世界搅得天翻地覆,最终导致了罗马帝国的土崩瓦解。窦宪恰似传说中的那只蝴蝶,翅膀的一下扇动,无意中促成了遥远国度的狂风暴雨这场暴风雨倾泻在近三百年后的欧洲。

客观评价窦宪

窦宪在历史上留下过种种劣迹,在古今文人墨客眼中被公认为是东汉外戚专权的祸首,因而备受贬斥,以致于他的历史功绩也几乎被其罪过所掩盖了。其实,客观地分析窦宪的一生,其有些行为虽令人愤慨,但他对东汉王朝乃至整个中国历史发展的贡献是应该肯定的。作为当时无可争议的优秀将领,他统率汉朝大军,大破北匈奴于稽落山和金微山,登燕然山,"刻石勒功",逐北单于,迫其酉迁。他的威名震撼了大漠南北,他所奠定的中国北疆新格局,既是东汉光武、明、章三代的凤愿,是中国边疆统一和中华民族融合进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是渴望和平的北方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所以窦宪的历史功绩是不应抹杀的。

其次,从军事史的角度上看,窦宪作为指挥东汉第二次征伐北匈奴战争的汉军统帅,成功地组织实施了稽落山之战和金微山之战等重大战役,在中国军事史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窦宪用兵,善于针对敌军弱点,及时掌握和准确判断敌军的动向,采取主动出击的战略方针,调遣优势兵力与敌主力决战。如汉三路大军汇集琢邪山后,窦宪根据北匈奴势力已大大削弱,不敢与汉军正面交战的状况,派出精骑万余,向北单于庭所在地稽落山一带运动,迫使北匈奴主力出战,并一举将其击溃。此役后,窦宪继续主动出击,盯住北匈奴主力不放,又先后在河云北、金微山取得重大战果。窦宪在作战中,十分注意扬长避短,根据汉军准备充分、装备精良、兵力集中,但深入大漠、远离后方、不宜久战的优弱点,以及北匈奴虽行动飘忽、反应快速,但力量薄弱,惧怕决战,且有大量老少部民拖累的实际情况,采用长距离奔袭、迂回包妙等战术,往往轻装疾进,速战速决。如包抄、夜袭河云北,长途奔袭金微山,均收到了出敌不意、以奇制胜的效果。同时,一旦逮住战机,便不轻易放弃,每次击溃敌军后,均穷迫猛打,不让敌人有喘息机会,尽量在追击中歼灭敌人。

史书上对窦宪的评价

卫青﹑霍去病资强汉之众,连年以事匈奴,国秏太半矣,而猾虏未之胜,后世犹传其良将,岂非以身名自终邪!窦宪率羌胡边杂之师,一举而空朔庭,至乃追奔稽落之表,饮马比鞮之曲,铭石负鼎,荐告清庙。列其功庸,兼茂于前多矣,而后世莫称者,章末衅以降其实也。是以下流,君子所甚恶焉。夫二三子得之不过房幄之闲,非复搜扬仄陋,选举而登也。当青病奴仆之时,窦将军念咎之日,乃庸力之不暇,思鸣之无晨,何意裂膏腴,享崇号乎?东方朔称"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信矣。以此言之,士有怀琬琰以就煨尘者,亦何可支哉!(《后汉书middot;窦宪列传》)

然而,多少年来一提抗击匈奴,人们往往只知有卫青、霍去病,不知有窦宪。对于窦宪功成身败的悲剧性结局,《后汉书》作者范晔评论说,若"列其功庸",窦宪比卫青、霍去病"兼茂多矣";而他之所以被"后世莫传者,竟末衅以降其实也",意思是人们未免把窦宪后来的行为看得太重了,颇有点为其打抱不平的意思。

卫青、霍去病,连年征战,未胜单于,但因为他们以身名自终,世称良将。窦宪挥兵数千里,度越沙漠,平定匈奴,"追奔稽落之表,饮马比鞮之曲",为东汉王朝立有大功,但由于他恃宠而骄,依势作恶,把揽朝政,滥杀无辜,终至身败名裂,后世莫称。东方朔说:"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人之所立,可不慎欤!

编辑:中国历史 本文来源:改写世界历史永利皇宫官网: 辽朝窦宪破北匈奴

关键词: 永利皇宫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