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 > 中国历史 > 正文

解构主义哲学家德里达的哲学故事!

时间:2019-08-17 17:19来源:中国历史
作为后现代哲学的两个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德里达在1968年“五月风暴”前即已批评、质疑结构主义,就已经有着明确的非中心化的思想,由此,他发展出了另一种表述方式:以异质性为

作为后现代哲学的两个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德里达在1968年“五月风暴”前即已批评、质疑结构主义,就已经有着明确的非中心化的思想,由此,他发展出了另一种表述方式:以异质性为中心。而以“他者”与“延异”这两个概念纵横交织出了解构思想。然而,在其晚年,他叉与“他者”与“延异”这两个概念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德里达的文学观有五个要点:文学具有讲述一切的自由;文学应浓缩历史,包容一切;对“延异”概念内涵作了重要调整的阅读法;否认文学性;作品是一种建制。它形成自己的读者。解构思想在美国形成了解构主义文学批评,这一批评以颠覆文本与批评者的确定性为其特点与目标.而其结果则是解析变成了瘫痪。黑人文学批评与女性文学批评都受到了解构主义的影响,其实际作用是解构了从差异中形成却又凝固起来的那个统一的黑人或女人主体概念。这是解构主义批评观的一种特定的体现。虽然揭示事物及其概念内部复杂的异质性、流动性是重要的,但一定程度地承认其统一性与稳定性也不可缺少。

“我加入左派,最大的愿望是解构主义的某些元素能够为政治化服务,因为斗争一直在继续,尤其是在美国,我希望解构主义的某些元素能使左派政治化或再政治化到某种程度,至少变得不再是简单的学术。”这是德里达对自己解构学说的表述。

  内容提要:哈贝马斯把尼采看成是步入后现代的标志,尼采开启的后现代在德里达这条线索上得以真正展开,从尼采到德里达,这是后现代的最内在最彻底的进向,那是回到酒神狄俄尼索斯精神的后现代。德里达当年在语言学和文字学层面解构逻各斯中心,寻求语言无底且无边的游戏,这在后现代时代的感性解放和图像霸权那里得到充分回应。这也表明德里达所揭示的解构面向,具有后现代的预言性质,无疑也是后现代开启的标识。德里达后来转向他者的伦理学,关注在绝境中的解构,强调没有宗教的宗教性,期待弥赛亚的到来。这些都表明他对后现代时代的一种新的人文价值关怀。

解构思想;德里达的文学观;解构主义文学批评;黑人文学批评;女性文学批评

雅克·德里达是20世纪下半期最重要的法国思想家之一,西方解构主义的代表人物,法国著名的哲学家,解构主义哲学的代表人。他的思想在上世纪60年代以后掀起了巨大波澜,成为欧美知识界最有争议性的人物。德里达的理论动摇了整个传统人文科学的基础,也是整个后现代思潮最重要的理论源泉之一。主要代表作有《论文字学》、《声音与现象》、《书写与差异》、《散播》、《哲学的边缘》、《立场》、《丧钟》、《人的目的》、《胡塞尔现象学中的起源问题》、《马克思的幽灵》、《与勒维纳斯永别》、《文学行动》等。

  2004年10月9日,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的去世意味着法兰西最后一位大师,意味着思想界最后一位大师的离去,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如此说来,在今天无疑是招致非议的说法,但多年之后,我们可能才会更深切地体会到德里达给我们留下的那些警世预言般的哲思的深远意义。后现代主义、后结构主义以及解构主义这些理论术语今天已经不再新奇,已经构成当代学术话语的常规资源,特别是文化研究的兴起,似乎另一个学术时代正在开启。七、八十年代批评理论的黄金时代就像梦境一样消逝得无影无踪[2],仿佛这样的历史不曾发生。当代理论和学术场域可真是城头变幻大王旗,替代式的变迁被健忘症所支配,新起的理论总是更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想当年解构主义的风光在美国以耶鲁四君子的阵势,那是气吞万里如虎。80年代,德曼英年早逝,哈特曼从开始就一直若即若离,只有米勒仍在那里硬撑残局,更要命的是,布鲁姆还要改换门庭,杀一个回马枪,90年代初,那本影响卓著的《西方正典》,居然把解构主义也划到憎恨学派中去[3]。这就有点数典忘祖了,当然,布鲁姆并未把矛头直接或主要地指向解构主义,他或许是怨恨现在的批评理论把解构主义用得过于模式化了,变成了身份政治、种族政治和差异政治的工具。从某方面来说,这无疑是对解构主义精髓的庸俗化;从另一方面来说,解构主义已经如此不可或缺地成为当代批评理论的基础,既提供思维方式,也提供术语和概念,总而言之,没有解构主义建立的平台,当代批评理论寸步难行。

摘 要:作为后现代哲学的两个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德里达在1968年“五月风暴”前即已批评、质疑结构主义,就已经有着明确的非中心化的思想,由此,他发展出了另一种表述方式:以异质性为中心。而以“他者”与“延异”这两个概念纵横交织出了解构思想。然而,在其晚年,他叉与“他者”与“延异”这两个概念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德里达的文学观有五个要点:文学具有讲述一切的自由;文学应浓缩历史,包容一切;对“延异”概念内涵作了重要调整的阅读法;否认文学性;作品是一种建制。它形成自己的读者。解构思想在美国形成了解构主义文学批评,这一批评以颠覆文本与批评者的确定性为其特点与目标.而其结果则是解析变成了瘫痪。黑人文学批评与女性文学批评都受到了解构主义的影响,其实际作用是解构了从差异中形成却又凝固起来的那个统一的黑人或女人主体概念。这是解构主义批评观的一种特定的体现。虽然揭示事物及其概念内部复杂的异质性、流动性是重要的,但一定程度地承认其统一性与稳定性也不可缺少。

德里达在19世纪60年代创造了“解构”这个词,当时的学者们正准备革新传统的解构主义。解构主义学者都是激进的知识分子。他们打算抛弃哲学的一切成果:认识论、形而上学、伦理学等所有成果。毕竟,这些都是根植于错误的对当法的世界观的产物。

  解构主义不只是提供了一种批评方法,更重要的是开启了一个时代的观念,看待世界和事物的哲学立场。60年代成长起来的那批思想家,不管是福柯、拉康、巴塔耶;还是德勒兹、鲍德里亚、布尔迪厄……,他们都经常与德里达相提并论,都放在后结构主义或文化研究的知识谱系中来理解并被运用。实际上,德里达给这个时代的知识创造提供的思想资源要更基础得多,要更深远和更具有启示得多。人们一直在抱怨德里达晦涩的同时,就可以从他的思想中获取超额的思想启示和无穷的思想动力,这可能是20世纪以来最为奇特的思想景观。除了把德里达理解为一个世纪的启示录式的思想家,一个时代转折的预言家外,没有别的解释可以自圆其说。

王钟陵

除了解构,德里达还对科学范畴内的“是与不是”的问题,“过去与将来”的继时性问题,道德范畴内的“好与坏”的问题,进行了彻底的反思和再认识。德里达认为其他一切思想家和哲学家的理论和发现都不过是玩文字游戏——他们在欺骗我们。

  2001年,就在德里达辞世前三年,法国精神分析学家卢迪内斯库与德里达对话时评价德里达说:

苏州大学文学院,201215

德里达的解构主义哲学解构了些什么?

  今天,从某种意义上讲,您是这些丰富的精神遗产的最后一个继承人,我敢说您是这批思想家中惟一健在的人……,但您通过对他们著作的解构,使他们获得了新生,使他们能够重新与人们对话。但大家不再把他们当成偶像,而是当成活的思想载体来看待。

《江苏社会科学》 北大2011版核心期刊 中国人文科学核心期刊要览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 2013年第3期157-167,共11页

www.402.com,1,不是采用政治的方式,而是采用结构主义“所有理论都是独立运用的”的行为去行事。结构主义向世人表明,这个世界太微妙太复杂,不能用简单的理论来阐释。

  另外,因为您是一个既忠诚又不忠诚的继承者,所以,您在当今知识界占据了重要的位置,相当于过去的左拉和近代的萨特的地位。您的言论和著作(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以一种崭新的叛逆形式传遍全世界。我想对您说,您是个胜利者。

解构思想 德里达的文学观 解构主义文学批评 黑人文学批评 女性文学批评

2,加入了“摧毁”的概念。“解构主义”戏谑地标明其他理论的矛盾,动摇他们的教条,从而摧毁其他理论模糊的等级限制。

永利皇宫官网,  我的感觉是,当今世界与您的观念很相似。您对世界进行了解构,从分析问题的角度讲,这个世界变成了德里达式的世界。它如同镜子里的影子,它的任何变化都躲不过您的眼睛。[4]

附件:论解构主义的哲学与文学观及其影响.pdf

3,对人类内心隐藏的或被压制的思想予以揭示和发现。

  这里所说的这批思想家,即是指前面提到的60年代那批思想家。尽管德里达本人出于谦逊并不同意卢迪内斯库的这种说法,他认为不能过分夸大他的成绩,也不认为自己真的有这么重要。但卢迪内斯库的说法并不是出于当面对话而表达溢美之辞,不少德里达的追随者都会认同这种说法。20世纪后期以来,没有哪一个思想家比德里达更具影响力,更具有改变当代思想立场和思想方法的能量。当今世界与德里达的观念很相似,这对于德里达来说,不知是值得庆幸还是悲哀的事,这就需要我们加以深入探讨。

4,解构了费迪南·德·索绪尔对语言的描述,在找出写作与演讲的区别的过程中,德里达列出了思考的许多特性,它在形式上是主观的、物质的和相对的,在演讲和写作中运用得一样多!在他那里,写作和演讲的区别变成了一种哲学解释。

  德里达的思想无疑深奥怪异,其思想的深远意义和博大精深,在今天看来越发清晰。在我们的时代,很长时间一直在回到康德的口号下清理当代思想的根基,现在,这个口号可能要变换为回到德里达,在我们讨论一切后现代问题时不管是要重新建构还是要全面清理,都要回到德里达。因为后现代的开启与穿越的启示录都在德里达的文本中。从一个完整的德里达出发,我们不会陷入那么多的混乱和谬误。在今天,回到德里达,不是一项纯粹怀旧的祭悼仪式,而是清理当下、面向未来的必要之举。

5,对笛卡尔的灵肉合一的思想的终结。德里达通过对笛卡尔的批判让我们看到,由思考获得的知识和由观察获得的知识、字面意思和隐含意思之间、自然创造物和文化创造物之间、男性和女性之间等种种对立事物间的差别的碰撞。

  毫无疑问,德里达是一个争议如此之大的思想家,对于拥戴者来说,他就是一个知识无比深厚,思想博大精深的后现代启示大师;而对于反对者来说,他就是一个毁坏传统以及正统观念的恶魔。如此两极形象汇集于一个人身上,前有苏格拉底,后来者就是德里达了。而德里达本人也爱经常谈论苏格拉底,他的名篇《柏拉图的药》(Platos Pharmacy)[5],那一定是深有切身体会才能写下的文字。文字与毒药,谁能解其中味呢?没有人能像他一样,对所有问题的思考,目光所及,几乎就是从苏格拉底到海德格尔尽收眼底。对于他来说,那就是一本书,全部打开于面前的形而上学大典。就像苏格拉底在夕阳西下时,面对那杯药酒,他要畅怀痛饮。德里达的所有言说是药性发作后的胡言乱语,还是他已经化解了思想史赐给的毒酒?他是尼采所期望的酒神狄奥尼索斯的化身吗?只有他才能带领人们走出现代性的迷宫吗?

6,对形而上学的扩充。德里达认为,所有的二元论,所有关于灵魂或精神不朽的理论,与一元论、唯心论、唯物论、辩证法一起都是形而上学的独特主题。他说:“生死没有区别,活着只是死亡的另一个代称,以上帝的名义掌管生死,不过是历史的转喻。”

  理解德里达,不再是把他看成仅仅是后结构主义的一员,一个后现代思想奥林匹亚山上的诸神之一,而是一个真正的开启者,一个一直指向未来的人。他是弥赛亚吗?一个当代思想夭折的弥赛亚吗?

7,对公平概念的整体把握。德里达认为在所有独特的理论、概念中,公平是西方哲学的起点,但公平(就如同苏格拉底所说的那样)是不可解构的。他说:如果能对现存的公平进行解构,它必须从一种无限的“公平思想”出发,必须是无限不可分的。”他的这一说法表明,如果当今世界没有公平,那么什么都没有,唯思想永存,毕竟思想是不可摧毁的。

德里达喜欢提出矛盾却拒绝解释。他在不同的时间段都坚持认为解构本身不是一种手段或一种行为,只相当于一门学科中的某一篇文章。他受到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的启发,使用他的“摧毁”理论作为工具,在自己的哲学研究中解释西方文明和“人性”的完全丧失,他把他的哲学研究项目称作“解构”。

从海德格尔那里,德里达引用了“存在”的概念,而他认为对该概念的解构才是哲学的核心任务。而他的“先验现象学”的思想来源于胡塞尔,在德里达之前,胡塞尔就提出,“理性是历史产生的逻各斯(古希腊哲学术语,意为世界的规律性)。”逻各斯用自身来反对存在,从而彰显自身,也就是把自身表现为逻各斯。

为了纪念德里达,人们拍了一个影视传记——《电影德里达》,此电影于2002年发行。影片中德里达是一个诙谐的人,就像“我们中的一个”。有一个画面令观众们印象深刻,描述的是摄像机跟着他进入了他的图书馆,他的书架上摆满了书籍,几乎有几千本。哲学家被问道:“这里所有的书你都读过吗?”“为什么没有?”德里达回答道,“只有其中的4本我读过。但是在读它们的时候,我非常非常地认真。”

对于德里达以及他的解构主义,我们也能作出同样的回答。关于德里达的所有知识我都读过吗?为什么没有?只读过一小部分篇章,但是我读得非常非常认真。

编辑:中国历史 本文来源:解构主义哲学家德里达的哲学故事!

关键词: 永利皇宫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