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 > 中国历史 > 正文

文学地理学:基于“空间”之维的理论建构

时间:2019-08-16 21:14来源:中国历史
关键词: 文学地理学; 空间; 理论建构; 一、“三原”理论建构的学理逻辑 学科体系 文学地理学_基于_空间_之维的理论建构_梅新林.pdf 根据文学地理学的跨学科性质与特点,以马丁提

关键词:文学地理学; 空间; 理论建构;

一、“三原”理论建构的学理逻辑

学科体系

文学地理学_基于_空间_之维的理论建构_梅新林.pdf

根据文学地理学的跨学科性质与特点,以马丁提出的地理学的三大核心问题——“它在哪里”、“它是什么样的”、“它意味着什么”为导向,同时借鉴莫莱蒂的“空间中的文学”与“文学中的空间”的重要概念而提出文学地理学的“外层空间”与“内层空间”的“双层空间”论,由此耦合和重构为“版图复原”、“场景还原”与“精神探原”的“三原”论,作为文学地理学理论建构的三大支柱。与先前笔者曾经提出的“二原”论④相比,“三原”论不是增加“精神探原”之一“原”而已,而是意味着对文学地理学理论的整体重构,其内在的学理逻辑关系如下:

概念体系

文学地图;;文学地理学;;文学史学;

“版图复原”,立足于文学地理的空间定位,与“外层空间”即“空间中的文学”相对应。这一空间维度属于真实而非虚构的历史空间,但却是建构“文学中的空间”——“内层空间”的根基所在。追本溯源,“版图复原”本是一个地图学概念,彼此在如何直观地呈现地理空间版图方面具有内在相通之处。然而“版图复原”即文学地理空间定位中的“外层空间”又是一个相当丰富甚至有点庞杂的多层结构。莫雷蒂在《欧洲小说地图》中重点探讨了文学传播的地理空间问题,而从文学地理学的以往历史与发展趋势而言,“外层空间”除了传播地理空间以外,还应重点包括文人籍贯地理空间与文学活动地理空间,然后与文学传播地理空间一同构成“空间中的文学”即“外层空间”的多重空间结构。其中文学活动地理空间又是“外层空间”的核心所在,“外层空间”的主体是文人群体,文人群体的聚合与流向随时都在改变并最终决定着文学版图的整体格局与演变方向。

首先是学理层面的意义。其核心内容是上述概念、学科、理论与方法所构成的四大支柱。其次是学科层面的意义,主要聚焦于文学地理学的学科定位,相继出现“文学本位论”“地理本位论”“文学—地理双重属性论”三种本位论,而以“文学本位论”为主导,“地理本位论”和“文学—地理双重属性论”为辅助。最后是学派层面的意义。新文学地理学学术体系的重构不应局限于学理学科层面的意义,而应提升至学派的高度加以重新定位,与建构富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中国学派的时代需要相契合。

摘要:当21世纪之初文学地理学渐成"显学"之际,由文学地理研究实践引发的学理思考,到文学地理学作为新兴交叉学科的体系建设,尤其迫切需要在相对滞后的理论建构方面取得重点突破。本文基于文学地理学的内在需要与学理逻辑,重点借鉴和重释杰弗里·马丁所归纳的地理学的三个核心问题与弗朗科·莫雷蒂所提炼的文学地图的双重空间概念,然后重构为"版图复原"、"场景还原"、"精神探原"的"三原"理论,作为文学地理学理论建构的三大支柱,并以此为重建新的"空间阐释学"谱系提供理论支持与启示,同时藉此对影响文学地理学理论建构的若干关键问题作了新的反思和辨析。

“它在哪里”,“它是什么样的”,“它意味着什么”,同样也是文学地理学研究所不能回避的三个核心问题。首先提出“它在哪里?”意味着地理学的首要问题是空间定位,最后归结于“它意味着什么?”表明地理学的终极指向是意义追问,而处于中间的“它是什么样的?”代表了从空间定位走向意义追问的思维过程与结果,也是连接和贯通两者的桥梁和纽带。所以,在此三个核心问题之间具有内在的逻辑关联,彼此不可或缺、相辅相成而又依次递进。文学地理学不仅可以从中获取启示意义,而且应该对此作出文学性的回答。

方法体系

当21世纪之初文学地理学渐成"显学"之际,由文学地理研究实践引发的学理思考,到文学地理学作为新兴交叉学科的体系建设,尤其迫切需要在相对滞后的理论建构方面取得重点突破。本文基于文学地理学的内在需要与学理逻辑,重点借鉴和重释杰弗里·马丁所归纳的地理学的三个核心问题与弗朗科·莫雷蒂所提炼的文学地图的双重空间概念,然后重构为"版图复原"、"场景还原"、"精神探原"的"三原"理论,作为文学地理学理论建构的三大支柱,并以此为重建新的"空间阐释学"谱系提供理论支持与启示,同时藉此对影响文学地理学理论建构的若干关键问题作了新的反思和辨析。

以“版图复原”、“场景还原”与“精神探原”的“三原”论作为对地理学的三个核心问题——“它在哪里”、“它是什么样的”、“它意味着什么”的文学回答,同时也因此形成了文学地理学理论的三大支柱,或者说一个相对稳定的“金三角”结构,从而最终完成契合文学地理学这一新兴交叉学科内在需要与学理逻辑的理论建构。

四是学科边界论。作者认为跨学科性就是文学地理学的学科特色,也是它从学科交融走向学术创新的动力。另外,所有学科都不应是漫无边际的泛学科化,而需要确立相对合理的学科边界。辨析和确认文学地理学与其他相关学科和领域究竟是种属关系还是交叉关系,最关键的还在于彼此在学术主旨上的契合度。

图片 1

3.“三原”理论建构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全书在规划新文学地理学学理逻辑的路线图时,由“还原”“重构”“超越”归结于“回归”,其中包括本土回归、本位回归与本原回归三重意涵,合之为三“本”回归,其本质意义在于为新文学地理学构筑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同时也是作者提出新文学地理学这一命题的初心与归宿所在。

莫雷蒂关于“空间中的文学”与“文学中的空间”的区分与界定,比较科学而有效地回答了“文学地理学”融合“文学”与“地理学”的双重属性及其内在逻辑关系问题。据此,笔者进而提炼为文学地理学的“外层空间”与“内层空间”的“双层空间”概念,分别与“空间中的文学”、“文学中的空间”相对应。两者由外而内,内外结合,一同构成了完整的立体的文学地理空间。

任何新兴交叉学科学术体系的建立,首先需要面对命名的问题,这是决定其合法性的关键一步。然而无论是古今历史性的演变还是中西共时性的差异,以及诸多学者对文学地理学概念的不同理解,均为文学地理学的概念界说带来不小的困难,以致于有的学者提出“命名困境”问题,所以,该书之于“新文学地理学”学术体系的创建首先以概念体系为根基。

2.“双层”文学空间

二是学科本位论。作者将文学地理学中的本位性论争,归纳为文学本位论、地理本位论、文学—地理双重属性论三种观点,提出文学本位论居于明显优势地位,与此同时也要充分关注其余两种本位论,以资借鉴和补充。

文学地理学作为融合“地理学”与“文学”而成的新兴交叉学科,一方面在以地理空间为研究中心上是与其母体学科——地理学一脉相承的。换言之,文学地理学同样需要重点关注和回答地理学的三个核心问题是:“它在哪里?”“它是什么样的?”“它意味着什么?”。另一方面,由“文学”与“地理学”融合为文学地理学,这就决定了其研究对象并非一般的地理空间,而是具有特定内涵与外延的文学地理空间。具体而言,即是“空间中的文学”与“文学中的空间”的内外互动与交融。所以,文学地理学基于文学地理空间之维的“三原”理论建构,需要同时从文学地理学的两个母体学科吸取学术成果,而走向对文学地理学本原意义的学理思考和探索。

20世纪40年代,以法国为中心,率先宣告西方文学地理学诞生;20世纪70年代后,以美国为中心,由“空间批评”带动文学地理学的全面繁荣与内在深化;21世纪以来,中国本土学者一直怀有建构不同于西方的“新文学地理学”的学术理想与使命,并为此付出了不懈努力。《文学地理学原理》(梅新林、葛永海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12月版)致力于融合概念体系、学科体系、理论体系与方法体系的学术体系创建,以此作为构筑新文学地理学学术大厦的四大支柱,对于推进新文学地理学的学科建设及跨界交融与创新,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

毫无疑问,从地理学到人文地理学再到文学地理学——三者都聚焦于“空间”之维这一中心,但彼此无论在内涵与形式还是回答方式上都存在明显的差异。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美国斯坦福大学弗朗科·莫雷蒂教授在《欧洲小说地图集,1800-1900年》中提出的“空间中的文学”与“文学中的空间”的重要概念,可以为回应和解答以上问题提供新的视境和启示:

全书参照美国地理学家杰弗里·马丁《所有可能的世界——地理学思想史》有关地理学所要关注和回答的“它在哪里”“它是什么样的”“它意味着什么” 三个核心问题,以及弗朗科·莫雷蒂《欧洲小说地图集,1800—1900》所提出的“空间中的文学”与“文学中的空间”的概念,根据文学地理学的跨学科性质与特点,最终耦合和重构为“版图复原”“场景还原”与“精神探原”的“三原”论。其中“版图复原”立足于文学地理学的空间定位,与“外层空间”即“空间中的文学”相对应;“场景还原”立足于文学地理学的双向互观,以“外层空间”与“内层空间”即“空间中的文学”与“文学中的空间”相贯通;“精神探原”立足于文学地理学的意义追问,与“内层空间”即“文学中的空间”相契合。全书以“三原”论作为文学地理学理论建构的三大支柱,或者说一个相对稳定的“金三角”结构,进而完成契合文学地理学这一新兴交叉学科内在需要的理论体系建构。

“场景还原”立足于文学地理的形态辨析,以“外层空间”与“内层空间”即“空间中的文学”与“文学中的空间”相贯通。所谓“形态”,意指在特定的时空维度中物质存在和运动的形式与状态,其中包含着外部形式和内部结构两个层面,不同的外部形式取决于不同的内部结构,而不同的内部结构又呈现为不同的外部形式,彼此以其固有的内在逻辑相互关联着形态的时空变化。然而文学地理形态之不同于一般的物质形态,即在于其首先并主要呈现为空间形式及其变化,而空间形式及其变化又同时存在于“外层空间”与“内层空间”之中,需要通过“场景还原”即文学地理的形态辨析加以贯通和融合。莫雷蒂《欧洲小说地图》选择从“家乡”出发,探讨了小说中可能出现的地理空间和小说中实际出现的地理空间的联系与区别,然后由地理空间深入到与风格、情节的内在关系研究,作者强调指出,“空间不是叙事的外在因素,而是其内部力量,从内部改变着小说形态。换句话说,在现代欧洲小说中,发生了什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哪里发生。于是乎,无论我们知道与否——有时我们做了却自己不知道——通过追问‘发生了什么’,我们提出将这许多组成我们世界的‘场所’制成一幅思维上的地图”。⑤显然,莫雷蒂试图将“空间中的文学”与“文学中的空间”亦即文学地理的“外层空间”与“内层空间”贯通起来,将文学地理空间的外部形式和内部结构的分析融合起来。在此,立足于文学地理形态辨析的“场景还原”实际上已经成为从“外层空间”到“内层空间”的相互贯通、转化和超越的中介与过程。

其次,从历史经验来看,全书参照19世纪以德国为中心的“新地理学”及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英美为中心的“新文化地理学”,并从这两个经典案例中获得有益启示,提出“新文学地理学”这一新概念,由此,“地理学—新地理学”“文化地理学—新文化地理学”“文学地理学—新文学地理学”的脉络体现了从历史逻辑走向学理逻辑的必然。

空间与时间本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双重维度,也是历代哲人反复思考和探讨的焦点论题。然而长期以来基于传统线性思维的惯性作用,由时空之间相互挤压与交融的结果而呈现为时间主导、空间萎缩的非均衡状态,直至20世纪70年代之后“空间转向”的发生以及“空间批评”的兴起,传统时空观念与理论终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颠覆性转型,并由此汇聚成为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空间阐释学”体系,其中以文学空间研究为中心的文学地理学在日趋多元化的学术格局中异峰突起,同样具有矫正传统线型思维与拓展新的文学空间的双重意义。然而站在21世纪新的学术起点上,由文学地理研究实践引发的学理思考,到文学地理学作为新兴交叉学科的体系建设,尤其迫切需要在相对滞后的理论创新引领方面取得重点突破。有鉴于此,本文首先以问题为导向,重点回应和重新思考地理学的三个核心问题——“它在哪里?”“它是什么样的?”“它意味着什么?”,同时借鉴和重释美国斯坦福大学弗朗科·莫雷蒂教授《欧洲小说地图集,1800-1900年》①中的“空间中的文学”与“文学中的空间”的重要概念,然后重构为“版图复原”、“场景还原”、“精神探原”的“三原”理论,作为文学地理学理论建构的三大支柱,以此促进契合文学地理学这一新兴交叉学科内在需要与学理逻辑的理论建构。

理论的创新引领是学科建设的灵魂,是学科能否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就目前中西学界文学地理学的理论体系建构成效而言,本土实践探索滞后,西方多元并起而未能聚焦,因而特别需要从两个母体学科汲取学术成果,而走向对文学地理学本原意义的学理辩思,以此推动文学地理学的理论创新取得重点突破。

关键词:文学地理学/空间/理论建构

作为融合文学与地理学的新兴交叉学科,文学地理学在学科定位与体系建构上向来存在歧见与论争。该书重点围绕四个层面展开论辩:一是学科参照系。鉴于目前有关文学地理学学科定位问题讨论的种种歧见,作者认为首先需要回归现代大学学科的本原意义,其中包括两个方面,即现代大学学科理论与现代大学学科目录,这是文学地理学学科定位最重要的双重参照系,是衡量有关文学地理学学科定位之争的主要标准。

文学地理学/空间/理论建构

三是学科谱系论。全书从外部交融与内部分化入手,建构相对完整的文学地理学学科谱系,这是衡量文学地理学学科定位与建设是否趋于成熟的重要标志。当然,文学地理学与其他新兴交叉学科一样,本身就是一个开放性的系统,特别需要来自不同学科、不同观点的广泛论辩与深度交融。而作为学科定位的最终环节或者说标志性成果,则是相对完整的文学地理学学科谱系的建立。

“精神探原”,立足于文学地理的意义追问,与“内层空间”即“文学中的空间”相契合。这一空间维度意指虚构而非真实的文学空间,是“空间中的文学”——“外层空间”内蕴化的产物,因而较之后者不仅更为广阔,而且也更为复杂。从文学阐释学的视角来看,文学文本尤其是经典文学文本,本是一个可以不断重释的开放系统,需要不同时代的不同读者通过意义重释而不断赋予新的意义。诚然,不同的文本类型以及不同的阐释学理论具有不同的价值取向,文学地理的意义追问也同样应该基于不同的文本类型与阐释学理论而呈现为不同的价值趋求,包括形而下与形而上的不同取向。然而文学地理的意义追问强调的是回归生命现场,而从“版图复原”、“场景还原”走向“精神探原”的终极目标在于生命之意义。换言之,文学地理的意义追问可以是多彩多姿的,但其最高境界应是生命意义之追问。就此而论,莫雷蒂《欧洲小说地图》的文学空间意义阐释主要指向社会学的隐喻意义,即城市的不同空间意味着不同阶层的分野,重点落在伦敦、巴黎、芝加哥等世界名城,广泛涉及“银匙小说”和“新门小说”中的各“半个伦敦”,《巴黎的神秘》中的善与恶的较量,以及雨果的“关注边缘”等论题,⑥这一方面再次昭示了西方“空间批评”擅长于文学—文化社会学与政治学批评的传统力量,但同时也是对文学地理“精神探原”广度与深度的一种自我设限。所以“精神探原”之于文学地理的意义追问,应该从文学本位出发,在社会学、政治学、文化学的多元取向中逐步走向形而上的哲理辨思。

理论体系

1.三个核心问题

正如书中所总结的,在新文学地理学学术体系创建的四大支柱之间,概念体系重在为其确认身份,学科体系为其铸就骨架,理论体系为其注入灵魂,方法体系为其提供路径,其中理论建构又是重中之重。四大支柱作为新文学地理学学术体系的核心内涵,共同构建新文学地理学的学术大厦,彰显了全书从历史逻辑走向学理逻辑、从接续中西学术传统走向自我创新的意义。

文学地理包含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它是“文学中的空间”研究,又或者是“空间中的文学”研究。在第一种情况下,占主导地位的是一种虚构的东西:巴尔扎克想象中的巴黎、非洲的殖民恋情、奥斯汀对英国的重构等;第二种情况,它是真实的历史空间:维多利亚时代大不列颠的省级图书馆,或者是《唐·吉诃德》或《布登勃洛克家族》在欧洲的传播。以上两种空间可能偶尔有趣地重叠,但他们本质上是不同的。③

作者: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徐永明

根据美国著名地理学家杰弗里·马丁所著《所有可能的世界——地理学思想史》中的提炼和归纳,地理学所要关注和回答的三个核心问题是:“它在哪里?”“它是什么样的?”“它意味着什么?”其中“它在哪里”是地理学研究的首要问题,马丁认为,如果地理学不能回答这样一个问题,那么即使是对我们世界最清晰的描述也没有太大的价值。古希腊学者首先创立了一套以赤道和两极为基础,划分经度、纬度,并以此构成的网格作为在地球上定位的理论。而后随着关于地球表面知识的不断积累,多种多样的相对位置被定义出来。研究与位置相关的问题,是地理学的一个显著特点。“它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代表了一种最基本的思维过程。比如人类如何观察并描述占据一定地表空间的各种事物?在地球上发生的如此众多的现象中,人类如何决定哪些现象值得观察?再如,抽象的概念是如何形成的?概念与语言、感知、意象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马丁紧密围绕地理学研究中的思维过程、要素及其相互关系作了重点论述。“它意味着什么”则旨在探索和阐释地理学的意义世界。马丁认为,从地理学思想的最早记载至今的几千年中,一些有识之士通过很多不同的方法来证明他们在世界中观察到的秩序。验证的方法多种多样,从拟人神的专治统治、受到法则授权的单一神的统治,以及各种因果关系,直到抽象的数学规律,形成了一个持续发展的过程。但这些并不是持续的日趋成熟的各个发展阶段,因为这些解释同时存在于古希腊哲学和当代世界中。②

最后,在通观文学地理学概念的历史演变历程基础上,对其总概念作出整体界说:新文学地理学是有机融合文学与地理学研究、以文学为本位、以文学空间研究为重心的新兴交叉学科或跨学科研究方法,其发展方向是成长为相对独立的综合性学科。

摘要:当21世纪之初文学地理学渐成“显学”之际,由文学地理研究实践引发的学理思考,到文学地理学作为新兴交叉学科的体系建设,尤其迫切需要在相对滞后的理论建构方面取得重点突破。本文基于文学地理学的内在需要与学理逻辑,重点借鉴和重释杰弗里·马丁所归纳的地理学的三个核心问题与弗朗科·莫雷蒂所提炼的文学地图的双重空间概念,然后重构为“版图复原”、“场景还原”、“精神探原”的“三原”理论,作为文学地理学理论建构的三大支柱,并以此为重建新的“空间阐释学”谱系提供理论支持与启示,同时藉此对影响文学地理学理论建构的若干关键问题作了新的反思和辨析。

再次,从学理逻辑来看,鉴于文学地理学概念本身的歧义性与复合性,同时也为了进一步将概念界说引向深入,作者通观这一概念的时空异同,重点围绕其历史变迁、多元复合与整体界说三个维度,将这一概念体系归结为地域批评、地理批评、地图批评、地理诗学的复合概念系统。

文学地理学既是融合文学与地理学的新兴交叉学科,也是一种跨学科的研究方法。鉴于来自地理学界与文学研究界两大学者群体不同的专业背景与本位立场,以及各自不同的价值取向与应对策略,书中归结为“地→文”范式论与“文→地”范式论,可以称之为“二元复合研究法”或“二元研究法”,彼此相距甚远,但又相反相成,正如鸟之双翼,车之两轮,彼此缺一不可。归根到底,这是由文学地理学的跨学科性质所决定的,即文学地理学的跨学科性决定了其研究方法的“二元性”。彼此的最大公约数是由“地文互释”与“文地互释”臻于“对话关系”的建立,这是双方趋于内在融合以及在融合中相互促进、相互借鉴、相互增值的前提条件,也是双重范式论从“文地规约论”“文地协同论”走向“文地重构论”的内在动力。

编辑:中国历史 本文来源:文学地理学:基于“空间”之维的理论建构

关键词: 永利皇宫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