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皇宫 > 世界历史 > 正文

史蒂夫·麦克奎恩《饥饿》英国独立电影节获奖

时间:2019-10-30 20:15来源:世界历史
www.402.com,爱尔兰共和军是反对英国政府的武装组织,上世纪曾通过暴力活动实现政治诉求,一度成为恐怖主义的代名词。 由英国艺术家史蒂夫麦克奎恩执导的《饥饿》,日前在第11届

www.402.com,爱尔兰共和军是反对英国政府的武装组织,上世纪曾通过暴力活动实现政治诉求,一度成为恐怖主义的代名词。

由英国艺术家史蒂夫麦克奎恩执导的《饥饿》,日前在第11 届英国独立电影节获得3 座奖杯,是继此前若干美国虐囚影片后,又一部聚焦人权的电影,也是首部揭露爱尔兰共和军绝食事件的影片。 在近日落下帷幕的第11 届英国独立电影节上,英国特纳奖获得者、画家兼实验电影导演史蒂夫麦克奎恩的首部银幕处女作《饥饿》,一举夺得了最佳男主角、最佳新人导演、最佳摄影三座奖杯。 《饥饿》的主要场景为位于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西部臭名昭著的梅兹监狱,这里曾是西欧最大的也最严密的关押准军事组织犯人的监狱。在此之前,聚焦梅兹监狱内幕的唯一一段90 秒视频曾被政府禁映多年,仅瞥过一眼的理查德汉密尔顿在1983 年创作了油画作品《公民》,描绘了当时的关押犯不愿穿囚衣而身披毛毯,从而引发的毛毯抗议。 25 年后,由于不少前爱尔兰共和军成员已成为了爱尔兰议会议员,政治空气有所松动。《饥饿》再现了1981 年,撒切尔夫人对爱尔兰共和军的铁腕政策所导致的绝食致死事件。当时,被英国当局监禁的爱尔兰共和军囚犯为了表示对监狱条件的不满,发动了接力式的绝食抗争,为首的27 岁青年Roibeard Gearid Seachnasaigh在绝食抗议66 天后,第一个饿死在狱中。绝食期间,他还赢得了英国国会议员补选,可见他被众多选民默默支持。桑兹死后,该议席由他的代理人欧文卡龙接替,而桑兹被北爱尔兰人尊为英雄,超过10 万人参加了在双溪的圣路加教堂举行的葬礼。 拍片就像去了鬼门关 影片主要聚焦在桑兹死前的最后6周,扮演主人公桑兹的德爱混血演员迈克尔法斯宾德凭借精湛演技获得BIFA 影帝称号,而摄影师肖恩博比特则获得最佳技术成就奖。这部历史政治片,早先已在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中获得金摄影机大奖,并在多伦多电影节获得发现奖。 影片并未过多探讨争议政治话题,而将焦点放在桑兹绝食抗议期间展现的意志力,写实地呈现了绝食抗议者承受的心神消耗与身体折磨,包括肾脏和肝脏衰竭、皮肤溃烂、癫痫、精神紊乱以及最终的死亡,使得不少观众在观片过程中坐立难安。同时,导演将许多特写镜头停留在狱卒们肿胀的指关节以及停在金属栅栏上的苍蝇,意在毫不妥协地真实还原出梅兹监狱H 型牢房里的野蛮、暴力和冷漠。 麦克奎恩在接受《卫报》采访时,将拍片经验比作闯荡了一把鬼门关。我们的演员被警棍鞭打,因为只有那样才显得真实,我的眼睛盯着监视器,嘴里却忍不住喊卡,但演员们却因为没有做到最好,要求再挨揍一次,当你目睹这种真正的暴力,你犹然感到是在与魔鬼共舞。影片拍完后,一名演员跑去告诉麦克奎恩,他几乎迷失了自我,又高又大的麦克奎恩说,那时他们无法抑制泪水,像孩子一样抱头痛哭起来。绝食与爱尔兰共和军 说到爱尔兰共和军,不能不简单回述一下历史:英国从12 世纪入侵爱尔兰起,统治了爱尔兰近800 年。在20 世纪初爱尔兰抗英和争取独立的斗争中,新芬党议员曾在1919 年自行宣布成立爱尔兰共和国临时政府,爱尔兰共和军由此诞生,成为反对英国统治、谋求爱尔兰独立的主要政治力量。 1969 年新芬党分裂,共和军也分裂为正统派和临时派。正统派搞合法斗争,临时派则主张用暴力手段实现统一,并在爱尔兰设有多处训练基地,经常在英国统治下的北爱尔兰进行爆炸、暗杀等活动,袭击英国军政人员。爱尔兰共和军一度成为恐怖主义的代名词,伦敦的英国政府看到北爱尔兰无力应对安全局势,遂从伦敦进行直接统治。 1970-1972 年,北爱尔兰经历了政治暴力活动的大爆发,1972 年到达顶峰,一年中近500 人丧生。1972 年1月,14 名手无寸铁的北爱尔兰示威者遭到英国军队射杀,史称血腥星期天。此后不久,18 岁的桑兹决心加入共和军,翌年,他因违法持有4 把手枪罪被判入狱5 年。在狱中,他坚持创作诗歌并写作报道,作品皆刊登于爱尔兰最大的政治类周报《An Phoblacht》上。 虽然历届英国政府都在尝试取得北爱正常化的政治解决方案,却都无功而返。1976 年,由于取消了准军事组织囚犯的政治犯身份,一旦遭审判有罪,被告会被当作一般罪犯处理,甚至遭受到比一般囚犯更不人道的残酷对待。爱尔兰共和军囚犯对这一政策的反抗,导致了在梅兹监狱超过 500 人的毛毯抗议和秽物抗议。 与此同时,出狱后不久的桑兹又因被怀疑涉嫌邓莫瑞家具厂的爆炸事件被捕入狱,虽然法庭无法出示任何有效证据,但他因被指控与北爱尔兰轻骑警队发生火力冲突,被判入狱14 年。在狱中,为了反抗英国政府以一般囚犯看待政治犯的规定,桑兹在1981年3 月1 日发动接力绝食行动,提出了5 项要求:1. 不穿囚衣的权利;2. 不做囚犯的劳改工作的权利;3. 自由与其它遭囚禁者结社聚会以及举办教育与娱乐相关活动的权利;4. 每周可获得会面一人、收一封信与一件包裹的权利;5. 全面恢复政治犯地位。 66 天后,1981 年5 月5 日,桑兹终于活活饿死。即便如此,撒切尔夫人领导的英国政府仍不予理会。桑兹死后,9 名共和军成员继续志愿接力参与绝食抗争,也平均在五六十天内死亡。他们的死激起了国际媒体对撒切尔政府的强烈抗议。 永利皇宫官网,三幕式戏剧结构 《饥饿》是麦克奎恩的第一部剧情长片,他的朋友中,有前新芬党重要领导、曾在桑兹绝食期间探望过他的积极分子以及该事件的调停者,然而他却拒绝把影片看作仅仅出于政治宣传的需要。在这部电影中,观众将领略到当时监狱内残酷的生存状态,麦克奎恩认为,影片的主题同此前关注美军虐囚案的《标准流程》、《阿布格莱布的幽灵》等影片如出一辙,都是对人权的质问,也可以看作对美军在国家高层包庇下做出有违人道的虐囚事件的道德反思,就像发生在关塔那摩的虐囚事件一样,《饥饿》探索的同样是人类最基本的问题。 这位脱离传统电影工业的艺术家,采用了希腊悲剧式的三幕戏剧结构。第一幕描写监狱里幽闭恐惧的暴力气氛,以及狱卒与关押犯人长久以来的对抗,为最终的绝食抗议打下心理铺垫;第二幕则是长达22 分钟的桑兹与一名牧师的对话,探讨了绝食的道德性;第三幕则是在66 天已近尾声、桑兹濒临死亡的时刻。也许有些独断独行,但麦克奎恩却厌恶媒体为影片冠上文艺片的标签,也许这部电影的叙事方式反常规,但我希望它是对当时事件最有力的记录。 为了出演第三幕中面黄肌瘦、犹如一具骷髅的桑兹,法斯宾德在医护人员监督下禁食了10 周,在麦克奎恩看来,这使他产生了心灵上的巨大变化:法斯宾德明显变得更内向深沉,他变成了鲍勃马利,老是他妈的跟我谈人生哲学或者终极意义,我想这究竟发生什么了!获奖后,法斯宾德在BBC 4 台接受采访时说:无论他们是以何种暴行、杀戮入了狱,结果,他们做了不凡的事。把自己活活饿死,换成我,我做不到! 在桑兹弥留之际,他回忆起童年时光,全片中唯一浪漫的段落,被一些人攻击为对爱尔兰独立运动以及爱尔兰共和军的缅怀。对此,作为西印度移民的麦克奎恩辩称,自己对爱尔兰问题没有任何政治立场,只不过小时候每天在报纸上读到桑兹的报道,因而印象深刻。对我而言,这绝不是政治片,而是对人类道德、心理以及身体忍耐力的发问。那些狱卒的残忍同样来自于暴力,而他们的许多同伴也是被爱尔兰共和军所杀。

普通人为了减肥,偶尔会尝试饥饿这样的酷刑。红色经典《烈火中永生》(1965)告诉观众,饥饿可以是一种强有力的抗争手段,“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类的说辞对于许云峰们来说简直就是笑话。夺得第55届奥斯卡8项大奖的《圣雄甘地》(1982)再现了甘地绝食的情景,绝食不仅是甘地的信仰和达到政治诉求的需要,还是他磨砺身心、祛病延年的辅助手段。甘地的一生伴随着无数次绝食,少则数日,多则3星期。信不信由你,我反正信了。

www.402.com 1

编辑:admin

表现大饥荒的影片《夹边沟》(2010),镜头之沉闷、单调,还不如杨显惠的原著来得震撼。导演王兵的情怀毋庸置疑,但他拍摄纪录片积累的经验显然不足以完成一部写实风格的佳构。根据“梅兹监狱绝食事件”改编的英国影片《饥饿》(2008)获得第61届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堪称“饥饿”类影片之翘楚。臭气冲天的监狱,狱警与爱尔兰共和军囚犯彼此间的厌恶、憎恨和恐惧,以及饿到尽头、神仙束手的恐怖景象,令观影经历成为一场噩梦之旅。

爱尔兰共和军是反对英国政府的武装组织,上世纪曾通过暴力活动实现政治诉求,一度成为恐怖主义的代名词。他们中的很多人被英国当局抓捕,关押在监狱里。由于不满监狱管理犯人的制度,他们上世纪80年代初发起绝食抗议。但铁血女首相撒切尔夫人毫不妥协,哪怕绝食者中有数人被活活饿死,也拒绝退让半步。最终绝食抗议无果而终,当时英国媒体普遍认为,撒切尔夫人是这场较量的胜利方。

狱警雷蒙德出门上班养成了一个习惯,先确定街道是否安全,再趴在地上检查车底有无炸弹。为剪去共和军囚犯领袖鲍比•桑兹的长发,雷蒙德和同伴必须经历一场残酷的搏斗,战争双方都有充分的理由认定对方不明事理。拒穿囚衣的“毛毯抗议”和使用粪便的“秽物抗议”历经4年取得部分成功,狱方将牢房洗刷一新,允许囚犯穿上自己的衣服。

梅兹监狱里的较量

因政治地位未得到认可,囚犯怒发冲冠,当局则觉得这群得寸进尺的人渣完全不可理喻。对抗再度升级。导演史蒂夫•麦奎因躲在摄象机后面,小心翼翼地将其对弱者的同情心控制在必要的范围之内。相形之下,以爱尔兰共和军为题材、摘得第59届戛纳金棕榈大奖的《风吹稻浪》(2006)就显得煽情过猛,影片开场就是英军打死一个17岁的爱尔兰少年,仅仅因为后者不愿用英语通报姓名。为了维持在爱尔兰的统治,英军肯定还犯下了更令人发指的罪行。但整个片子对英军为何如此残暴缺乏足够的铺垫,仿佛欧洲左派的样板戏。

爱尔兰共和军的目标,原本是将爱尔兰从英国统治下独立出来。爱尔兰获得独立后,爱尔兰共和军的目标转为将北爱尔兰也从英国版图中切割出来,并入爱尔兰(根据1922年达成的《英爱条约》,爱尔兰岛东北部6个郡仍保留在英国版图内)。从1939年开始,爱尔兰共和军开始进行恐怖袭击活动,由于太过激进,这个组织遭到英国和爱尔兰两国政府的取缔。

1981年3月1日,鲍比•桑兹发起绝食抗议以争取政治犯的待遇。牧师告诫鲍比:“你对生命毫无感激之情,你把自己给蒙蔽了,你害怕停下来、害怕活着、害怕平心静气地坐下来谈,这不是在自我毁灭吗?”1976年1月19日,41岁的英国在野党领袖撒切尔夫人猛烈抨击苏联,被苏军机关报《红星》称为“铁娘子”。这样一位连苏联都不放在眼里的鹰派角色,执政后会向自己的阶下囚屈服吗?

1969年8月,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爆发大规模暴乱,此后北爱暴力活动呈井喷之势。英军于1971年8月在北爱执行“德米特里行动”,抓捕了大批爱尔兰共和军成员以及与其有关的激进分子,全部关押到梅兹皇家监狱。以爱尔兰共和军“临时派”创建者迈克艾特和指挥官米基为首,梅兹监狱里的爱尔兰共和军分子开始绝食抗议,要求英国当局给予他们“战俘”待遇。

撒切尔夫人有句名言:“对共和军囚犯让步就是给他们颁发屠杀无辜的许可证!”1981年5月5日,经过66天的绝食,鲍比•桑兹因器官衰竭去世;5月7日,10多万人参加了桑兹的葬礼。北爱尔兰陷入骚乱之中,连妇女、儿童都在向军警扔石头和燃烧瓶。英国驻伊朗大使馆(丘吉尔1943年曾在此下榻)所在的丘吉尔大街,被伊朗改名为鲍比•桑兹大街,使馆只好封闭大门,在另一条街上重新开门。

此前,爱尔兰共和军就时常采取绝食行动向英国当局施压,而且有十几名爱尔兰共和军成员在绝食抗议中死亡。因此,这次绝食抗议开始后,英国当局害怕悲剧重演,再次承受国内外舆论压力,因此1972年7月,英国政府北爱事务部长签署命令,同意给这些囚徒以“特殊待遇”,即以战俘、政治犯待之。这些“特殊待遇”包括:一、可以不穿囚服;二、可以不从事监狱劳动;三、可以与其他囚徒沟通串联,并组织教育和娱乐活动;四、与亲友会面的次数可以比普通罪犯多。

影片既有军警群殴囚犯的血腥场面,也不忘给暗杀军警的共和军记上一笔。整个抗议期间,10个囚犯活活饿死,16名典狱长遭到杀害。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撒切尔夫人确乎是强硬得过了头,当饿成魔鬼身材、形似骷髅、皮肤溃烂的鲍比•桑兹出现幻觉,那个孤独、倔强的贝尔法斯特少年,牵动了无数观众的心弦。

英国政府原本希望借此让步缓和与爱尔兰共和军的关系,令北爱重获和平,可惜事与愿违,爱尔兰共和军得寸进尺。梅兹监狱里的囚徒按照军事指挥体系安排各自住处,还用木头做成假枪在监狱里开展军事演习,许多爱尔兰共和军头目在狱中举办讲座,传授如何向英国政府进行政治斗争以及“游击战”的心得。最要命的是,由于可以和外界会面,监狱内的爱尔兰共和军高层还可以对外发号施令,继续指挥激进分子与英国政府对抗。

在全球舆论和地方治安的双重压力下,撒切尔夫人作出了强硬的妥协:满足共和军囚犯的各项要求,拒不承认他们的政治地位。别看待遇变了,你们还是刑事罪犯和恐怖主义分子,而不是什么政治犯。鲍比•桑兹在世界范围内为共和军争取到的道义优势没能维持多久,共和军攻击平民天怒人怨,以致他们的超级大粉丝卡扎菲都发出了谴责的声音:“利比亚知道合法的革命行动与针对平民和无辜人民的行动之间的区别,这一行动不是合法的。”

从“毯子抗议”到“秽物抗议”

要了解鲍比•桑兹何以能够将饥饿进行到底,以及撒切尔夫人为何那么不近人情,让她所不齿的囚犯成为道义英雄,大可借助费斯汀格认知失调的理论:人们忘我地投入某件事情,付出越多越不容易回头,为了证明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新民周刊)

1976年,英国颁布政策规定,被关押到梅兹监狱的爱尔兰共和军成员,将不再享受“战俘”特权。

矛盾的焦点首先集中在要不要穿囚衣的问题上。许多爱尔兰共和军囚徒拒绝穿囚衣,为此,他们赤身裸体,离开其牢房时只披条毯子,进行“毯子抗议”。狱规要求囚徒离开牢房时必须穿囚衣,于是这些囚徒索性全天待在牢房中。狱方做出硬性规定,不穿囚衣就不得与来客会见,一些囚犯后来不得不穿上囚衣,不然就不能向来客传递高层指示。这些传递出去的指示中,包括暗杀梅兹监狱官员。从1976年到1981年,共19名狱警被爱尔兰共和军暗杀。

暗杀行动无疑让狱方与囚徒之间的关系急剧恶化。1978年4月,囚徒与狱警爆发冲突,部分囚徒捣毁了牢房中的部分家具。狱方索性将牢房内剩余的家具也移走。囚徒们于是开始拒绝离开牢房,这样一来,人类监狱史上最令人作呕的一幕发生了。梅兹监狱历史悠久,牢房里没有厕所,拒绝离开牢房的囚徒将粪便排泄在室内,臭不可闻。一些囚徒索性将粪便涂抹在墙上。有时下雨,雨水进入牢房,由于床等家具已经被搬走,或被损坏,囚徒们只能在粪水中睡觉。狱方害怕爆发传染病,打破窗户往牢房里喷洒芳香剂和杀虫剂,有时将囚徒强行迁出,用橡皮管喷射清水冲洗墙上的污秽物。此事当时在欧洲被称为“秽物抗议”。1980年1月,囚徒们提出诉求,要求英国政府恢复他们的“战俘”或“政治犯”地位。1979年当选英国首相的撒切尔夫人,对“秽物抗议”不予理会。

遭遇无法撼动的“铁娘子”

眼看“秽物抗议”无效,梅兹监狱内的爱尔兰共和军分子决定重拾斗争“法宝”——绝食。1980年10月27日,布兰登•胡格斯等人开始举行绝食抗议。这次绝食抗议长达53天,绝食者除了水和食盐外,不吃任何东西。到了12月,英国政府拿出一份30页的文件,试图解决僵局。绝食者认为目的已经达到,结束绝食。

爱尔兰共和军很快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撒切尔夫人只是做了一些表面上的让步,比如允许囚徒不穿囚服,但要穿英国政府统一发放的“平民服装”,这和穿囚服并没什么两样。英国政府仍拒绝承认梅兹监狱内囚徒的“政治犯”地位。于是,1981年3月1日,以博比•桑兹为首的23名爱尔兰激进分子(主要是爱尔兰共和军成员,还有部分爱尔兰民族解放军成员)再度举行绝食抗议。此次绝食的领导者桑兹,在绝食开始后4天,就通过补选,在北爱尔兰的选区内当选英国议员,因此此事引起的媒体关注更为广泛。当时许多欧洲重量级人物都试图调停此事,尽早结束爱尔兰共和军的绝食,其中包括教皇保罗二世以及欧洲人权理事会的一些官员。但撒切尔夫人的态度很强硬:“罪犯就是罪犯,和政治无关!”桑兹在绝食濒临死亡时,英国政府北爱事务部长阿特金斯甚至说:“如果桑兹先生坚持其自杀的愿望,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政府不会强行对他施加医学治疗。”

www.402.com 2

1981年5月5日,桑兹在绝食中死亡。北爱爆发大规模示威抗议。阿特金斯发布声明,桑兹是死于自杀,他的自杀“是受了某些人的教唆,这些人认为他如果死去,对于他们的事业而言是有益的”。撒切尔夫人也称,“对共和军囚犯让步,就等于给他们颁布屠杀无辜的许可证”。桑兹死后两周,又有三人在绝食抗议中死去,北爱抗议浪潮愈发汹涌。此时英国政府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但撒切尔夫人的强硬也是前所未有,她在访问贝尔法斯特时说:“他们不道德的事业面临失败,暴力分子在最近几个月只能打出他们最后的王牌了!”

7月31日,参加绝食的爱尔兰共和军成员帕蒂•奎因的母亲,强烈要求英国政府拯救儿子的生命。第二天,绝食参加者凯文•林奇被饿死,8月2日、8日、20日,又有多名绝食者相继死去。面对压力,英国政府将立场最为强硬的北爱事务部长阿特金森换下,新上任的北爱事务部长詹姆斯•普里尔与梅兹监狱的囚徒会见,试图结束危机。绝食者的态度也在逐渐软化。9月26日,绝食者利亚姆•米克罗基结束绝食。绝食者的家属者纷纷提出,如果绝食者失去意识,将要求将其交给亲人接受医学治疗。

经过紧张谈判,英国政府部分同意了绝食者的要求,包括可以穿自己的衣服,可以不进行监狱劳动。10月3日凌晨3时15分,绝食宣告结束。此次绝食中共有10人死亡,7人是爱尔兰共和军成员,3人为爱尔兰民族解放军成员。但英国政府最终还是没有正式给他们“政治犯”或“战俘”的身份及待遇。

在爱尔兰共和军激进分子眼中,撒切尔夫人无疑是“恶魔的化身”。1984年10月12日,爱尔兰共和军策划了一次暗杀,在英国保守党的会议场地安放炸弹,炸死5人。侥幸逃过一劫的撒切尔夫人再显强悍性格,她表示,“生活将照常进行,会议也将照常进行。”她在第二天会议上冷静而坚决的最后发言,获得长达8分钟的起立致敬。

责任编辑:沙枣花

编辑:世界历史 本文来源:史蒂夫·麦克奎恩《饥饿》英国独立电影节获奖

关键词: 永利皇宫官网